29二六(1/2)

【她怎么可能给他这第一次

电话那一头,向来以谦逊、温和、有礼的卿斐然从始至终都挂着淡淡的笑容,直至电话收了线,他才敛了笑,看着姚迦的手机,若有所思。

他一直担心姚迦最近的反常是因为穆苒非那小子做了什么,可是,当他拿到姚迦的手机,当他看过手机里面的内容,他却反而有些迷惑了。

虽然姚迦的sim卡取走了,可是只要有心,就能从这支手机里找到他想要的蛛丝马迹,更何况,这个世界有的是技术,而他,有的是拥有技术的人才。

阿强修理手机的技术一向过硬,不出三天,这支已有些破旧的手机简直可以说是焕然一新,除了那不能更换的破烂表壳。

让阿强在修理的过程中随意地帮他弄上一弄,他想要的知道的看到的,就都有了。

姚迦手机里的信息比较简单,除了电话、短信以外,就是一些照片和小说。

他看过自己在她电话簿里的名字,是——“卿斐然学长”,并没有什么特别,而穆苒非则是——“穆苒非学弟”。

不相上下。

他也细细地看过了姚迦近期的来电和短信往来,出现得最频繁既不是他也不是穆苒非,而是署名“唛唛”和“诗诗”的两个人,还有各式各样的广告。

穆苒非的短信他着重看了看,结果却都是诸如“学姐,你这周末有空吗?要不要一起出去玩?”或者“学姐,我遇到了一个问题,不知道你可不可以帮帮我”之类。

而姚迦的回答,则基本呈现“出去玩”NO“帮忙”YES的规律。

穆苒非这货居然可怜到要用装可怜来博取姚迦的同情和帮助了!卿斐然摇了摇头,突然觉得这货和他相比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

还谈什么竞争威胁啊?!!!

姚迦手机的照片也不多,大部分都是之前新生接待时和这一届大一新生的合照,穆苒非倒是出境了几张,但都是和大部队一起拍的,彼时姚迦脸穆苒非是哪个都记住,实在不足为惧。

至于小说,他倒是有意从中获取一些姚迦的喜好,但……这些小说的尺度未免太大,他打开的第一本就是男男生子文,吓得他一个手抖,差点又摔了手机。

天知道,这些小说都是余诗诗姐传给姚迦的,但她看了一眼之后就没有再看过了。

详细检查过姚迦的手机之后,卿斐然得到的综合情况是——穆苒非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严重地侵蚀入姚迦的生活。

那么,姚迦的最近的反常又是因为什么呢?

难道是,她发现自己没那么喜欢他了?

不!不可能!!!

这一猜测甫一窜进卿斐然的脑袋便立即被“OUT”了出去。他步步为营那么久,姚迦怎么可能不喜欢他?!不,绝对不可能!!!

应该是发生了什么!卿斐然这么觉得。

至于究竟是什么事情,大概就要等这个周末好好研究一下了。

卿斐然一路盘算而下,总算又露出一个浅笑来。

都快到嘴边的鱼了,怎么可能还让她溜走?!

◎◎◎◎◎

卿斐然想得很多,姚迦亦然。

甫一挂断电话,姚迦就有些后悔了。她之所以应下卿斐然的此次邀约,是因为刚才她想到,基于肉文的设定,这是一场并不危险的约会。

在原肉文里,女主倾心于男主卿斐然,满心欢喜地应下男主的邀约,美景、美酒、美人,在这样美好的氛围之下,微醺下的她迷迷糊糊地受了卿斐然的蛊惑,顺其自然地交出了自己的第一次。

好似一场梦一般,美好,绚烂。

没有一点暴力不合作的剧情,跟之后穆苒非的那一次简直天壤之别,也可以算的是这篇文章里唯一唯美的船戏。

原本,这场戏确确实实是应该没有任何危险的,前提是作为女主的她毫不反抗地献身给卿斐然。

但,怎么可能?!!!

这一次,不止她变了,卿斐然也变了!

她不再是一心爱慕卿斐然的纯情无知少女,即便过早地把身体献出去也心甘情愿。卿斐然也不再是那个笃信女主一心喜欢着他的温柔男主。他会怎么做,她现在还猜不到。

此章加到书签